钱柜娱乐

老斯基财经 2分钟前

“风过去了,摔死的都是猪!”

马老师最近不太高兴,前两天在浙商总会年会上他痛批风口理论,说:“一个才没成立几天的公司,就凭着几个故事,组建了几个人的团队,估值就可以是几十亿美金。”

老斯基思前想后,马老师这是说谁呢?打开手机,看到遥遥无期的ofo押金退款,突然恍然大悟。

这说的不就是ofo嘛!

曾几何时,小姐是对年轻女性的尊称,黄也只是一种单纯的颜色。

不知哪天一觉醒来,“黄书”、“黄片”、“黄图”都成了污秽之物,一尘不染者不愿提及,需要的时候就说“带颜色的”或者“那种东西”,斯基心领神会,拿出多年珍藏予人方便。小黄车传遍大街小巷的时候,斯基捂上耳朵根本不敢听,开车也就算了,开黄车?!

后来才知道小黄车是一种共享单车,大街上不仅有小黄车,还有小红车、小绿车、小青车,赤橙黄绿青蓝紫一起争奇斗艳。斯基的好朋友老王记不住“共享单车”这么学究的名字,喊它们“带颜色的车”。

这些花花绿绿的自行车,停在大街上,人人都能骑。艳丽的外表下,藏着不少吃人的妖精,一不小心,就把你的押金吞了进去。

今年以来,小黄车的退押金周期越来越长,从一周变成了半月,又从半个月变成了一个月。不仅如此,小黄车还陆续退出了曾经高调进军的外国市场,刚贴在中国人脸上的面子,趁老外还没反应过来又主动扒了下来。

这个时候,大家明白了,ofo是真没钱了。从2016年1月的A轮到2017年7月的E轮,ofo拿到了近13.5亿美金的融资。现在,不仅融资被烧得干干净净,连用户押金、供应商的欠款一起搭了进去。当然,我们被扣在平台上的押金都是小钱,马老师投进去的钱才是大头。

朱啸虎2016年给ofo投A轮的时候,估值不过1亿人民币。等到马老师投E轮,ofo的估值已经变成了30亿美金。从1亿人民币到30亿美金,ofo仅仅用了18个月的时间。同期比特币的价格仅仅涨了6.6倍,看来泡沫也是要分大小的。

今年2月,阿里以质押自行车的方式,借给了小黄车17.7亿人民币。后来朱啸虎又以30亿美元的估值把他手上的股权卖给了阿里巴巴。

要知道哈罗单车今年6月的价格也没到ofo估值巅峰时的一半。如今哈罗单车活得好好的,ofo却不行了。

马老师亏大了。巨额投资眼看打了水漂,怎能不恨?我们被扣了上百块押金都要天天在网上骂娘,马老师亏了几十亿,在大会上发发牢骚也是应该的。

创立小黄车的是一群刚出校门的北大学生。马老师身为互联网江湖的风清扬,怎么就被几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给忽悠了?

其实,忽悠马老师的不是这几个大学生,而是他们背后的独角兽捕手——朱啸虎。饿了么与美团、滴滴与快的,这两起经典烧钱大战的背后都少不了这个男人的影子。朱啸虎投资饿了么,500多万美元获得了几十倍的回报;投资滴滴出行,700万美元获得了1000多倍的回报。虽然两家企业至今还没盈利,但是并不影响这个男人大把赚钱。

2016年的4月,摩拜单车在上海正式发布,四个月投放了一万辆自行车。嗅到烧钱大战气味的朱啸虎大手一挥,让专注校园市场的ofo骑进了城市。

从一开始,朱啸虎就瞄准了摩拜猛攻快打。先是宣称要在六个月内结束战斗,接着又煞有介事地对比了ofo和摩拜的盈利模式:“一辆自行车两百块钱,骑一次五毛钱,每天骑十次,就收了五块钱,两百块钱可能四十天就赚回来了。加上维护成本,三个月收回成本。而摩拜则需要2年才能收回成本。” 

只可惜ofo融了13.5亿美金,借了阿里17.7亿人民币,再搭上36亿的用户押金。花了两年时间都没能盈利。

不仅如此,朱啸虎和戴威算过一笔账,共享单车现在每天5000万次骑行。3年后做到2亿次,单日收入破亿,一年流水300亿起步。在自行车产业链条上,率先放了一个大卫星。

如今,潮水褪去,ofo到底能不能赚钱,我们这些吃瓜群众算是明白了。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个个名校出身的投资人们疯了似地往上冲?

朱啸虎,江湖人称独角兽捕手。所谓独角兽,就是估值超过10亿美金的创业公司。

估值这个东西很玄妙,只要有人愿意接手,无论估值多少都是合理的。换言之,只要有愿意花更高价格接盘的傻子出现,无论什么价格,投进去,都能赚上一笔。

这不就是凯恩斯的“博傻理论”吗?!

博傻理论:在资本市场中,人们之所以完全不管某个东西的真实价值而愿意花高价购买,是因为他们预期会有一个更大的笨蛋会花更高的价格从他们那儿把它买走。

然而,博傻理论的也有缺陷:如果没有大傻子来接盘怎么办?生姜斯基认为博傻理论还少了最重要的一句话:如果没有傻子,就去培养一个。

培养傻子有几种不同的办法,民间传言用铝锅烧饭,铝元素吃多了,就变傻了;也有科学一点的,吃了抗精神病的药物,精神得到抑制,人会显得笨笨的。当然这些方法都不可取,不仅有犯投毒罪的危险,而且效率太低,在傻子不够用的情况下,我们需要成批制造傻子的技术。

其中一个方法就是“烘托气氛”。人是社会性动物,只要气氛到了,人便会不由自主地做一些连自己也不能理解的傻事。比如,初入夜店时,看到一群杀马特在摇头晃脑,大家都觉得他们都是傻x,但是一旦呆久了,你也会不由自主地跟着晃动起来,这个就是气氛的作用。利用气氛批量制造傻子,不仅不犯法,效率还挺高。

古今中外,比赛和音乐,是烘托气氛最有效的两种方法,后一种用来蹦迪,前一种用来上头。

烧钱大战就是一场赤裸裸的比赛,这个时候融资不是为了盈利,而是为了迅速扩大规模,干死对手。烧得越多,规模越大,估值就越高。傻子们一个又一个进场,朱啸虎这些猎手们笑得最开心。

烧钱烧到最后,两家一合并,造出一个垄断的怪物出来。这时,最后的输家不是那个最后接盘的傻子,而是变成了那些任由垄断企业宰割的吃瓜群众。

随着阿里和腾讯的入场,眼看着这场共享单车大战将以ofo和摩拜的合并告终。但是让人没想到的是,事情坏在了这群学生伢子手上。

刚出校门的学生不谙世事,最大的缺点就是喜欢做梦。看着账户里白花花的银子,学生们胆子渐渐大了起来,齐声高喊他们还有梦想,他们要做大做强,走向世界。于是他们拒绝了与摩拜合并的提议,又买了两千万辆单车,投向全球20多个市场。

朱啸虎气得骂道:“最讨厌认为自己什么都是对的的创业者”,就差直接飙出那句:“没有我,你丫真以为自己能值这么多钱?!”

银行圈最近流行的一个段子,信贷经理放贷的时候,借款人说起资金用途,如果遮遮掩掩,含糊不清,信贷经理就放心了,这货肯定要拿钱去做投资。要是借款人一本正经地说自己要扩大经营,信贷经理就会暗叫一声坏了。

对于朱啸虎来说,戴威就是那个认真了的借款人,只是他认真的实在不是时候。眼看合并无望,好不容易营造好的气氛越来越凉,朱啸虎及时遁走,只留下马老师在原地不知所措。

当然买了摩拜单车的美团也没能赢下这局,2018年上半年,剔除摩拜业务,美团创造了71亿的毛利润,而摩拜给美团带来的亏损则不低于30亿。一个摩拜直接吃掉了美团小一半的利润。美团背后的大股东不是别人,正是另一个马。

两个马爸爸,一个都没赢。不过二马投了这么多公司,被骗的还是少数。天地广阔,金融产业想要大有作为,还要从基层抓起。来基层抓傻子的人不少,难免会出现傻子不够用的情况。

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一些特殊的造傻现象。

巴菲特老爷子,明明是用保险公司套出资金玩高抛低吸,却成为了价值投资之父,教大家拿着股票不要动,好让大户们先走。李笑来老师,明明是靠炒比特币发家致富,偏偏还要讲《通往财富自由之路》,大谈心灵鸡汤。买了虚拟币的人,转而去各大论坛发帖,声称这个虚拟币马上就要再翻几千倍……随着这样的人越来越多,最终演变成一场全民造傻。

那么怎样才能避免被培养成傻子呢?生姜斯基的老父亲是个老实人,打小他就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有人占便宜就会有人吃亏,你怎么知道你一定是占便宜的那个?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